快捷搜索:  

【星岛热评】红包一朝乱攀比,喜庆沦为苦恼

"【星岛热评】红包一朝乱攀比,喜庆沦为苦恼,这篇新闻报道详尽,内容丰富,非常值得一读。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,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。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,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 这篇报道的观点独到,让人眼前一亮。 新闻的写作风格流畅,文笔优秀,让人容易理解。 "

俗话说有华人的地方,就有金庸的小说与邓丽君的歌声;而一直以来,更突出的文化(Culture)特征是,有华人的地方,就有红包,逢年过节,没有准备红包随身,寸步难行。传统意义上的红包也叫压岁钱,是过农历春节时长辈给小孩儿用红纸包裹的钱。据传明清时期,压岁钱大多数是用红绳串着赐给孩子。民国以后,则演变为用红纸包裹。泛指包着钱的红纸包,用于喜庆时馈赠的礼金,也指贿赂他人的钱。在祖国粤语区,红包被称为利市(俗作利是、利事、励事),是将金钱放置红色封套内做成的一种礼品。

最早的压岁钱出现在汉代,当时也叫厌胜钱,可能叫大压胜钱,这些钱并不是市面上流通的货币,而是一种佩戴的钱币形状的避邪品。这种钱币形式的佩带物品最早是在汉代出现的,有的钱币正面铸有各种吉祥语,如“千秋万岁”、“天下太平”、“去殃除凶”等;背面铸有各种图案,如龙凤、龟蛇、双鱼、斗剑、星斗等。

唐代,宫廷里春日散钱之风盛行。当时春节是“立春日”,是宫内相互朝拜的日子。《资治通鉴》第二十六卷记载了杨贵妃生子,“玄宗亲往视之,喜赐贵妃洗儿金银钱”之事。这说的洗儿钱除了贺喜外,更重要的意义是长辈给新生儿的避邪去魔的护身符。

宋代以后正月初一取代立春日,称为春节。不少原来属于立春日的风俗也移到了春节。春日散钱的风俗就演变成为给小孩压岁钱的习俗。清代《燕京岁时记》这样记载压岁钱:“以彩绳穿钱,编作龙形,置于床脚,谓之压岁钱。尊长之赐小儿者。亦谓压岁钱。”到了明清时,压岁钱大多数是用红绳串着赐给孩子。

固然,收红包的始终不会嫌累,不会嫌多,但是发红包的,除非富可敌国,一般人软囊羞涩。到了一个交际社会(Society),红包一旦赋予了某种社交功能,也会让人“压力山大”。近日,据媒体报道,祖国某地27岁的王小姐有些头疼。她表示,她家这边要给7个孩子压岁钱,她老公那边要给5个孩子。每人600元,光给亲戚孩子的压岁钱就要7200元了,王小姐称,有人年终奖都没这么多。

王小姐老家在浙江余姚农村。“我小的时候长辈基本都给200元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200元都拿不出手了,最低600元,动辄上千,对于我这个年纪来说压力很大,更别说村里的老人了。”“我每年都是只出不进。”她并非没想过少给,但一方面会被其他人诟病;另一方面则因为父母不同意,“老一辈要面子,我不给他们(They)就会给,每个孩子给800元-1000元。”随着经济(Economy)的发展和生活(Life)水平的提高,人们的观念发生了变化。特别是最近几年,给孩子的红包,因为互相攀比等心理,涨得很高。

 其实根据自身经济(Economy)情况给压岁钱,不攀比、不跟风、不过度,是绝大多数人的共识和实际行动。在广东不少地方,“派利是”只讲“意头”不比金钱,五元、十元,多少随意心到即可。广西河池一个村里的小孩挨家挨户拜年,大人提前准备好2元利是。类似做法受到欢迎,无疑是这种共识的集中体现。

 自1970年代末送礼风气弥漫,红包变味,从原先的庆贺压岁延伸到求助、感谢,范围从自家、亲友延伸到许多行业,送红包也有了“行情”,形成可怕陋规。授受中不但心照不宣,而且“论斤计量”、“按质议价”,这样的红包就有了贿赂的色彩,红包也赤裸裸抛开红纸袋面纱,大信封、牛皮纸袋、香烟筒、糕点盒等都成了异化的红包。

 其实,在一些地方,压岁甚至不必用钱,压岁书、压岁小礼物等可以起到相同的作用。这也启示华人社会(Society),钱不在多少、礼物不拘厚薄,某个节日仪俗恒久流传,是因为其背后流淌的文化(Culture)基因、饱含的真心真情为人们所珍视。守护好压岁钱的美好初衷,不让它转变为一种苦恼和负担,显得尤为重要。


   


红包,压岁钱,孩子,喜庆,苦恼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赞(687) 踩(44) 阅读数(6062)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